乡 土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精短小说 > 乡 土 >

谁在考试之二伤中之考

  
 
    杏花开了,桃花开了,院中的一丛牡丹花也接着开了,他的心情从未有过的舒畅。土地承包让他有了宽广的用武之地,他腾出身四处找活干,只要能挣到钱,多少听便。确实应了天道酬勤,他的收入居然可以供所有孩子上学。他勤快细心,村子周围有零活都爱找他,他拉过粪车,管过苗圃,当过麦客,也到戏班子跑龙套。但到老大考大学的一年,却突然发现积攒还有点欠缺。于是求了砖厂的计时工,一天满满两个班次,整整熬了三个月,总算鼓囊了钱袋。老大也争气,居然考上了,考上了一所师范大学。
 
    老大走了,户口也走了,但心头的高兴却总是一种空落的感觉。而当看到给牡丹花浇水的老五已长成了伶俐的大女孩时,似乎又捡回了一种幸福、满足的感觉,心境顿然快活起来。老五没有再采用异地隐姓埋名的办法,是两口子咬着牙用绝育手术和罚款领回了身边,眼下已上了高小。
 
    几个孩子中,二女儿最让他省心,二姨很有套瞒天过海的本领,居然将孩子入了城市户口,不管有人没人,孩子管姨叫妈。这个妈也没白叫,二姨不愧教书匠出身,几乎将所有业余时间给了孩子,孩子在高中成了拔尖生。最挂心的是深山里的三女儿,虽说远方亲戚也是疼爱,但山里的生活清苦,学校教学条件也不好,只是所带帽初中,离亲戚家十里远,每天要来回二十里山路。每去看望一趟,心里会不安几天。还是得了二姨的帮忙,让孩子考高中时转学过去。他虽然过意不去,但也别无它法,只好应允,孩子的前程要紧。临近毕业考试时,他去山里准备接走孩子。看着面黄肌瘦的孩子,他偷偷地抹泪,赶快掏出仅有的几十元钱,想让孩子吃上些肉食,精神点去考试。而最近的镇子是孩子上学的地方,只有几个日用品小摊,几乎没有带荤腥的吃食。他抓耳挠腮地在院子里转圈,片刻后突然冲出了院门。
 
    他从小独立生活,已经逼出了许多生存的法子,练成庄稼把式自不必说,除外还会打铁、编柳筐,也会套野物,网河鱼,尤其抓野兔的本领堪称一绝。在他看来,只要想活下去,天地间到处有果腹的东西,大概因于如此胆识,他才敢生出近半打的孩子。他爬上了亲戚家的山梁,抬头扫视,尽是连绵不尽的山峦,远处黛黑,眼前光秃,虽有绿色,也是萧疏的矮草,只有对面梁上几棵老树还算抢眼。他下到沟底,左瞧右看,没发现任何野味的足迹,便索性向有树的山梁爬去。还算走运,他看见了枝杈上有个很大的鸟巢,这个季节正是鸟的产卵繁育期。他站在树下忧郁了一会儿,他虽然抓野物,却不让村里的孩子们掏鸟窝,他有他的人生哲学,而没人知道他会在这棵树下瞬息间修改了自己的哲学。他攀上了树杈,一只手向鸟窝努力地伸去。其实,指尖离鸟窝的边沿还有足足一尺,还需一只脚再踩到高一层的枝杈上。他似乎没有太多忧郁,脚下的枝杈将整个身体抬高到了刚好的位置,他抬高了手,而就在手指碰到鸟窝的同时,他听到了窝中小鸟的叽叽声,也几乎在同时,如同一股大风摇晃树枝,一只黑乎乎的大鸟降落在了头顶的枝头。他心头一惊,肩膀不由自主颤动了一下,这一颤动,使脚下原本就超载的枝条终于不堪重负,以突然无声的断裂做出了同归于尽的反抗。他为解释自然界的自然现象,做出了巨大的奉献。
 
    他掉下去了,不是树下,而是树下的一个窟圈(洞穴)。他的亲戚央求了邻近的几十号乡邻,寻找了两夜三天,最后还是那根树枝发了悲悯之心,以断裂悬吊的姿势告诉人们,他掉进了黑洞洞的窟圈。窟圈的深度几乎用完了所有的绳子,有经验的人换算了一下,相当于城里八层楼的尺寸。不知是老天怜见还是他的命硬,洞壁被设计成了连续的S形,因常年干旱,每个斜面都是虚土,从印痕上能看得出,他不是直落落掉下的,而是悠悠然滑下的。虽极幸运,股骨也没能经得住左碰右磕的撞击,脑袋也受到轻微震荡而造成了昏迷。
 
    他迷迷糊糊躺在亲戚家的炕上,许多奇幻的梦境轮番上演,偶尔睁开眼睛也会想起点什么,但很快又被疲惫的眼帘关进梦中,已难分清梦幻与现实的界限。但无论似梦非梦,他的主观意识没离开过女儿们,意识深处的屏幕上最容易出现老三面黄肌瘦的容貌,眼睛里满含着泪水,好像在责怪狠心的爹娘将自己藏进深山,变成了山里爷爷的女儿,平白遭受同学们的奚落。
 
    他隐约听到了孩子二姨的哭吟声,虽然声音很小,但却真实,是在炕沿的位置啜泣,伴着哭声,听到断续的但清楚的说话声:哥,你好好养病,你就少操点心……甭急,有我呢……老二……二女子考上了……是西安的大学……你就放心……等你伤好了……我陪你去看她。他听得真切,但只当是一句话而已,一句安慰的话,妹子从小就会逗哥开心。他知道,考大学不是一句话说考就考上的,老大的上学几乎让他疯了过去,筋疲力尽不说,几千元差一分也不行,真难人啊。
 
    他也真真切切听到老三的说话:舅舅,你好好缓着,我跟二姨念书去了。他想极力睁开眼睛,想给老三说句对不起,但眼帘像沉重的石门,没能推开,只有水光从缝隙里渗出。




      共三集

      第一集——《雪中之考》
      第二集——《伤中之考》
      第三集——《泪中之考》

    (此文选登在《中国广播报》




CopyRight© 山麓方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  邮编:730000

本站由兰州网站建设业聚质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