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风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书海摇舟 > 新 风 >

一个记者的足迹

2014-11-17 14:12| 分类: 新 风|标签:记者,旺堆,读书,采编,山麓方城

  

    近期以来,新闻通讯出现了更多贴进生活的篇章,成效喜人。实践证实,只有艰苦长久地植根于基层,新闻通讯之树方可枝繁叶茂,花妍果硕。在探讨“走转改”的活动中,无意识翻出了《西藏在述说》一书,再读一遍,受益匪浅,彷佛能看见记者旺堆留在雪域深处的一串串足印。
 
    “读着《西藏在述说》犹如见到作者本人。一米八的个子;一付魁伟的腰身,黝黑的面庞上闪动着一双深邃的眼睛,充满着机敏和智慧,蕴蓄着藏胞男子汉的耿直和质朴。简约的语言文字绝无俏丽俗艳之感,一句一句,一篇一篇,发散着西藏高原洁净清新的气息;直入人们的心底。”
 
                                  ——铁城《西藏在述说》序言摘录
 
    近二十万字的五十多篇新闻通讯集《西藏在述说》成书较早,(汉文)版于1995年 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三十多万字的(藏文)版由西藏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不难看出,作者深入所要采访的千山万水,朴实的笔触涉及到了西藏社会的 方方面面。在他的笔下,西藏活了,农牧民、企业家、援藏工人,一个个栩栩如生,摄影师、画师、神医、活佛、女巫一个个有血有肉。阅读《西藏在述说》,就是 在阅读西藏的人文历史,自然地理和新时代天翻地覆的变革史。对于新闻工作者来说,重读《西藏在述说》一书,也会加深对于“走转改”必须性、迫切性的认识, 对贴进生活应该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经过搜索记者旺堆采写有关篇章的自述,在对照相关文集的阅读中,我们会感到深远的雪域近在咫尺,能听到脚踏实地的足音回 荡在高寒缺氧的山坳里。
 
    “纳木湖风光绮丽,物产丰富。湖泊周围水草丰美,是优良的天然牧场。湖面飞禽嬉戏,湖中岛屿众多,各具形态。湖东南有一座石灰岩构成的半岛,藏语称‘扎西多岛’,岛上怪石林立,奇洞密布。纳木湖渔业资源也十分丰富,年捕捞量可达七十多万斤。”
 
                                  ——《冬天的纳木错》节选
 
    “纳木湖,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咸水湖,传说这里有蒙古人的后代。为了弄清这一问题,1972年、1980年和1982年的冬季,我三次从当雄骑马向纳木湖进发。藏北的冬季,冰封雪裹,周天寒彻,马走累了,躺下来不走也不动,我只好牵着走,饿了啃干粮,渴了抓把雪往嘴里塞,夜深了,只好露宿在雪地里。在纳木湖周围,我看到了蒙古人的后代,并发现“当雄”一词中“当”是蒙语“纵横”的意思,正好与“雄”的藏语意思一样。在这里,我领略了从纳木湖里升起的红太阳,湖水一夜变成冰的世界的宏伟壮观和像大海一样波澜壮阔的景象。一篇《冬天的纳木湖》使人们领略了西藏第一大湖泊纳木湖的宏大气魄和改革开放后纳木湖人生活的变化”
 
                                     ——作者旺堆自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由于落实了宗教政策,西藏1400多处宗教活动场所修葺一新,群众可以按照自己的信仰,享受自由健康的宗教生活。每天从清晨到傍晚,许多群众手摇转经筒,绕着大昭寺或布达拉宫一圈一圈地转经。即是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也能看到朝佛者三步一匍匐,五体投地磕长头。
    古老的寺庙也悄悄增添了不少现代气息,僧人们除学经外,有的还上英语课;许多僧人带着收录机去听经;每逢星期天,一些年轻僧人还骑上自行车走亲戚、逛市场。时代在变,但拉萨依然是一个宗教圣地。
 
                              ——《拉萨,依然是一个宗教圣地》节选
 
    国外有些人就所谓“西藏人权问题”大作文章,歪曲事实,攻击西藏无宗教信仰自由。1989年我写了一篇《拉萨依然是宗教圣地》,以无可辩驳的事实驳斥了国外敌对势力的谣言。
 
                                                 ——作者旺堆自述
 
    深沉而悠长的锣声,划破晨雾,震响山谷,传向远方,久久地在空中回荡。
    八名日本佛教徒,表情严肃,缓缓走进大经堂,跪在东面一排长垫上。
    色拉寺四百喇嘛,异口同声,背诵着一般人听不懂的经文。
    引人注目的日本佛教徒,默默无语。女的双手合十,指头低到额头;男的低下头,像在聆听喇嘛的祈祷。
    据说,西藏喇嘛为一个外国友人祈祷,这在具有568年历史的色拉寺里还是第一次。对这样一位友人,采用这么隆重的祭礼,真可以称得上是一次特殊的祭礼。
 
                                                 ——《特殊的祭礼》节选
 
    在民族地区采访,我非常注意研究民族心理和民族政策,尊重民族习惯。虽然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每次到寺庙采访,我十分注意寺庙的戒律。我和莫树吉在采写《特 殊的祭礼》时,来到著名的色拉寺,僧人们因为我们的礼貌举止,主动给我们介绍色拉寺的历史和前来参观的日本僧人的情况。《特殊的祭礼》1987年获全国优秀广播节目一等奖,国际台节目一等奖,藏文稿也被评为西藏自治区第四届对外广播优秀稿件一等奖。
 
                                                 ——作者旺堆自述
 
    五年里,在布达拉宫维修办和布达拉宫管理处以及全体施工人员的精心保护下没有丢失过任何一件文物,五年施工当中没有出过事故。
 
    布达拉宫维修工程牵动着亿万人的心,普通群众的热情就更高,自工程开工以来,先后几千人次来工地义务劳动,他们中既有前自治区党委书记胡锦涛、常务副书记热地等领导干部,也有一般干部、工人、驻军官兵和学生、外宾等。
 
                                                 ——《布达拉宫的微笑》节选
 
    1994年 布达拉宫维修工程竣工庆典活动又是一次战役性报道。当时国外有些舆论认为,维修布达拉宫是假,盗窃文物是真。我参与了长达六年多的布达拉宫维修工程的采访 报道,情况相当熟悉,在这次竣工庆典期间,我与站里的同志先后采写了上百篇有关布达拉宫维修工程的报道。我采写的《布达拉宫的微笑》、《灿烂的无名星座》 等长篇通讯在中央台播出后,受到了听众的好评,驳斥了国外一些人的恣意诽谤。
 
                                                ——作者旺堆自述
 
……这天晚上,班禅大师十分高兴,他好像看到了西藏和各地藏区团结奋进的兴旺景象,看到了藏民族奋发起飞的前景。……约 在十二点许就寝安歇。在这之前的两天,他还专门向日喀则地区领导要来日喀则地区办水电站、大面积改造干旱地区开垦造田的规划图,这是他上次来视察时叮嘱要 地委领导搞的,他准备采取要国家投点资,引进一部分国外资金、日喀则地方包括他的主寺札什伦布寺集一部分资金的办法来实现这一造福人民的宏伟计划,并准备 在第二天同日喀则的有关领导一起研究这份蓝图的落实措施。不幸的是,班禅副委员长因操劳过度,心脏病复发,竟与世长辞。那份规划图留在他的案头。
 
                                           ——《班禅大师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节选
 
 
    当得知大师突然圆寂的消息,我非常难过。当时社会上有许多猜测,为了及时报道真相,我连夜组织记者赶到日喀则,途中翻越岗巴拉、念青康萨山,400多公里土路,车走了整整11个 小时,直到夜里一点才赶到日喀则饭店。行李放下后我就立即赶到班禅大师圆寂的地方,着手了解情况。为了抢救班禅大师,中共中央、国务院委派温家宝率领国内 最高级的医疗专家,坐专机赶到拉萨,再坐直升飞机到日喀则。这一情况我当夜就传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及时向全世界播发。尔后,我和新华社西藏分社的同志合 写了80多篇消息及通讯,如《供灯前的祈祷》、《班禅大师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功德无量撼人心》等,在国内外影响很大。
 
                                                          ——作者旺堆自述
 
    那时候,噶玛群培凭着神奇的医术,在林芝一代治好了许多疑难病症,老百姓亲切地称他“乌朵大夫”。在藏语里,乌朵是指三棵针的根部。三棵针是一种药用植物, 内含黄连素成份,它那娇艳的黄花,在夏天满山遍野金黄一片,深秋,它的叶子又红得醉人。噶玛群培的心比这叶子还红火,即使当了班禅大师的医生后,他对老百 姓还是一往情深。
 
……米拉山以东,只要提到噶玛群培,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里有许多患有肺病、瘫痪、麻风病以及中毒性疾病的人,都在噶玛群培治疗后痊愈。
 
    英国驻华大使馆一官员,说自己没病,噶玛群培摸着他的脉,几分钟后说,你有严重的神经衰弱。官员先生惊讶地点点头,他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位戴鸭舌帽的藏医的眼睛比X光还厉害。在这日渐科学化的时代,难道人的潜能和智慧竟能胜过精密仪器?
 
                                                    ——《神医》节选
 
    在我的眼中,噶玛群培是一位温和慈善的医者,是一位谦和稳重的老者,最后一次见他是在1997年冬月,仍戴着鸭舌帽,送我出门时留下了永远铭心的微笑。再读《神医》,突然发现我对噶玛群培的认知如此肤浅,印象中和蔼的长辈居然有如此伟大的人格魅力,由此更感叹旺堆对于采访人事的细微、全面和深层的挖掘。
 
                                                    ——山麓方城
 
 
    顺着目录读下去,像在重新认识西藏,逐渐的,许多因玄秘而揣测的朦胧感如雾霭退散,一个立体的、纵深的、厚重的,古老而充满活力的西藏凸现了出来,一种对民 族文化博大精深的叹服萦绕于心,因之更激动于祖国的强大,千山万水之俊美。对于西藏,也看过几本书著,但多为分了类别的知识,还没有一本书像《西藏在述 说》具有综合性、现实性。所以说《西藏在述说》是一本人文小百科应该不算为过。
 
    《西 藏在述说》客观、真实、生动、及时、准确地揭示了西藏社会的发展变化,由人到事,由事说人,寓情于景,缘情体物信而有证。阅读《佛光》,读者能看到一个奴 隶出身却自学成才的活佛朗仁艰辛而传奇的人生;阅读《拉萨,江罗金一家》,能从一个家族的坎坷命运中,体味到西藏社会变化的衰盛历史。尤其反映改革开放的 《藏北新貌》、《来自冈底斯山下的喜讯》、《今日门巴村寨》、《搏击羌塘》、《日光城里的藏族企业家》、《从乡村走向世界》等篇,人物鲜活,数据明确,事 件生动,热情讴歌了党的富民政策和人民生活的迅速改善。还有报道小人物的篇章也十分感人,如《信仰之光》,一个奴隶出身的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受到毛主席、 周恩来等三次接见,因开放后成绩显著,还受到江泽民等领导的接见,他的名字叫洛桑;还有《采集高原胜景的人》、《心愿》、《献给高原的爱》、《为了五保老 人的心愿》、《点缀古城的人》、《奉献在地球第三极》、《拉萨河畔的丰碑》等篇,篇篇以质朴无华的行文,真实再现了一个个值得尊敬的基层人物和团队。尤为 读《拉萨河畔的丰碑》,让人在可歌可泣的感动中心灵得以清洗,情操得以升华。
 
    旺堆因认真细致、悉心到位的采编,获取了大量第一手资料,西藏的山山水水,西藏的民俗风情,西藏的历史及发展,似乎都了然于胸。实在很难想象,在高寒缺氧的 茫茫雪域,不知旺堆克服了多少困难。用他自己的话说:在西藏当记者,出门有三难,就是下乡乘车难,到了下面吃饭住宿难,写了稿子往外发出难,在暴风雪里站 在公路边挡车并不是稀罕事,寒冬腊月被围困在雪地里,一连好几天忍饥挨饿也不少见。然而,十几年的时间,我跑遍了西藏的大部分地县市,雪域高原的广大农牧 区、工矿企业、边防哨卡都留下了我的足迹。
 
    就是在这种执着不懈的努力下,《西藏的述说》许多篇章获得了好评。为了五保老人的心愿》荣获民政部第二届“孺子牛”好新闻评选二等奖,《拉萨,江罗金一家》、《古海魂》、《拉萨河畔的丰碑》等均获评比奖项。
 
    旺堆长期从事新闻通讯的采编工作,他深有体会地说:一个记者只有深入基层,才能得到所需要的营养,掌握到第一手数据,今天用不上,但总有一天会用上的。我以 为,乐于吃苦是对记者调查研究最基本的要求,也是高原记者最基本的素质和赖以生存、出成果的先决条件。只有深入到“吃苦人”的生活中,接近、认识、理解他 们,才有可能理解和把握我们所弘扬的时代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说,吃苦,包含着一个新闻工作者对党对人民高度负责精神和对事业执着的追求。
 
    白云,蓝天;村庄,帐篷;金顶,寺庙;长河,高山;沉迷于其中,我如痴如醉。我试图用自己的笔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我为西藏的发展变化而欢欣,又为西藏有如此丰富斑斓的民族文化而惊叹,同时,我也希望:西藏在新时代腾飞!
 
                                        ——旺堆《西藏在述说》后记摘录
 
 
    合上《西藏在述说》,掩卷深思,自然顿悟铁杵磨成针的道理,但更多的感触是对于作者旺堆的敬佩。不管是短新闻还是长通讯,他的文章都是让真实、让事实说话, 很少去议论,看不见添枝加叶的痕迹,也很少用形容词去修饰,不以辞害志,他深知繁华损枝的弊端。每篇文章都是如话道来,但却条修叶贯,清爽明白,如香郁的 风,洋溢着自然的生活气息,令人耳目一新。
 
    我们相信,假如没有长久的基层生活,在生活中用心、用聪慧去艰苦地发现、挖掘,没有抱诚守真砥志研思的作风,绝不可能采编出让人重读不厌的《西藏在述说》。
可以这样说,在雪域高原的坎坷道路上,旺堆同许多早期深入基层的记者一样,踩出了一个记者走向基层,贴进生活的坚实足印,为后来者踩出了一条可行之道。我们欣慰的看见,更多的足印已经出现,更多足印出现在旺堆没有抵达的地方。



     此文转载于
《中国作家网》       

 
 

CopyRight© 山麓方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  邮编:730000

本站由兰州网站建设业聚质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