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心湖散文 >

小园香径独徘徊

2017-09-19 16:29| 分类: 心湖散文|标签:山麓方城,小园,乡情,城市生活

  

小区的一方小园,让人驻足良许。

一楼的主人十分有心,居然在门窗前仅有的地面上垦殖了一方小园。园虽小,却有葡萄架,有花椒、西红柿、辣椒、黄瓜,还有几种花花草草,有些长在园土里,有些长在花盆中。鲜翠茂盛的长势与常见菜地花圃没什么两样,且似更胜一筹,足见主人的为之付出。城市养花种菜的人家不少,但在有限土壤中荟萃如此之多花色者并不多见。

与猜想一样,园主来自乡间,他的身上依旧散发着泥土的气息。他是千千万万投奔城市后又放不下乡村的追思者之一,大约同着我的感受。

走出家门的人总以为外面是梦中的世界,有一艘船正在等待着自己去掌舵,一路发号施令,一路欣赏美景,可以尝遍沿途的山珍海味,如若再有幸运,还可以在一个诡谲的岛上碰上仙人赠一粒金丹而长生不老,回途的箱子里装满了奇珍异宝。在这个充满神话传说的地球上,《一千零一夜》中有个阿里巴巴, 马克·杜温笔下有个亨利·亚当斯,中国的财神爷可以半夜发几块金砖,倘若再能碰上白蛇,还可以尾巴一甩变一栋别墅出来。若天上的馅饼没有砸上自己的额头,最后一招还可以穿越,穿越古代,穿越未来实现梦想。然而,梦是睡去的世界,是在四体不勤时神经纷乱的编排,岂能一味笃信于周公解梦。其实,只要瞻前而顾后,迷梦还是可以醒来。当然,最怕梦醒太迟,伤痕累累返回故土时,曾经守望在渡口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世间之事总是这样,一拨人出城,一拨人进城,出出进进,了结了许多虚幻,也消尽了许多云烟。无法责怪于正在行走的人,不出门便能行事的人,古来只有鬼谷子一人,倘若诸葛现在还于卧龙躬耕,他老人家如何还能亮得起来呢。所以,城还得出,出了还得进,但却不可将梦中的地图画上路标,只需按自己的步履大小脚踏实地便是。

痴迷地欣赏小园的一菜一花一草一木,便觉得家乡的一隅横陈于眼前,如此熟识,如此亲近,使漂泊的心顿然安静下来。

家乡是每个人的割舍不下,但许多人在有意无意间割舍了,不管如何地表达思乡之情,毕竟割舍了,最后空留一个惆怅的影子。然而,家乡并没有因谁的离开而一任不堪,国家并没有厚此薄彼,只是在一个轻重缓急的秩序排列中让偏远成邻近,贫瘠变富庶。事实上,早有乡镇的富足和生活质量超过了城市,但离人已经不能回去,被注销的户籍与土地换了新的主人,那些熟悉的蔬菜花木长在了别人的园子里,好日子必然回报勤苦坚守的乡人,背叛这块土地的落泊之人在自己的家乡成了一介匆匆的过客。

这个季节,家乡正是茄紫椒红的时候,屋檐下的葡萄该开始撩拨口水了,到处青翠欲滴,肥果垂枝。虽然机器替代了收割与打麦的劳苦,但习惯了劳动的手并不曾闲暇下来,菜多了,水果多了,花也多了起来。有些衣锦还乡的人为老家添砖加瓦,有些学业有成的赤子立志于家乡的建设,政策扶持,乡人们努力,家乡变了,家乡的亲人反过来资助在外的旅人。想起来,我们老早离家的人,绝大多数只能以自己的力所能及改善或者添补亲人的生活,没更大的能力为家乡拉去一袋水泥或一根钢筋,实在感愧天地。

徘徊于眼前的小园中,感怀良多。倘若少一丝欲念,何哉要颠沛流离于离开亲人的旅途呢,到头来,少年的梦想在老年搁浅,带出老家的模样被雕刻出皱褶后淹没在异乡的黄昏里。

在离家的一万个理由中,时常见到第二、第三故乡之说,将所踏足之处都能认作故乡的胸怀是大度的,开阔的,换句话说,伟大祖国处处是国人的家乡。甘地有句话说:“就物质生活而言,我的村庄就是世界;就精神生活而言,世界就是我的村庄”。而事实上,离家的人,物质生活岂能不依赖世界,精神生活里如何能抽去根的支柱。

小园触动了心,手指触动了相机,在一阵带香的清风中,快门的声音微微抖动。谧宁的画面上,隐隐传来家乡的声音。


CopyRight© 山麓方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  邮编:730000

本站由兰州网站建设业聚质提供技术支持